新闻中心

唐岳:中国医药产业的高质量发展转型,要坚守工匠精神

发布时间:2018-09-12 访问次数: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舆论,今年以来非常多。这40年中国产业经济发展成就辉煌,医药产业自1978年至今增长了几百倍。但这个过程中,产业经济各领域也发生过引发强烈社会舆情的问题,特别是医药产业在改革开放40年的当口,接连发生几起引发社会高度关切的公共问题。

 

有一种舆论认为,这些问题是经济高速发展在所难免的代价——这可能确实反映了一定的事实,脚步太快难免摔跤,但这绝不能成为产业经济各领域推卸责任的理由。所以,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成为国家的顶层设计。我相信,医药产业界也正深刻反思行业问题,从危机中探寻新的方法论。

 

 

包括医药装备产业在内的中国医药产业,由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过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们谁都逃避不了,但并非没有办法——我认为有两个办法,一是坚持,一是坚守。坚持创新,包括技术、管理、体制等各方面的创新;坚守工匠精神。我更想谈一谈坚守工匠精神。

 

中国产业经济40年高速发展,但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无论是跟某些其他国家所做的事相比,还是跟历史上我们祖宗所干的活儿相比,我们都把一个东西弄丢了,或者说没有继承好,那就是工匠精神。尤其是楚天并购德国Romaco集团的这一年多以来,我的这种感受越来越强烈。

 

以Romaco的员工规模等指标而言,它在德国都算是一个大型企业集团。我们去它各个工厂,会发现一线技术工人中有不少是在五六十岁这个年龄,而反观中国企业,包括楚天自身,大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国技术工人到了40岁,可能就不愿意在一线岗位上干,要么想去当干部,要么想脱离一线技术岗位去干别的。

 

仅从这个现象就可以发现,中国产业在工匠传承上与欧美发达国家差异很大。德国的技术工人,觉得自己在这个岗位上干一辈子,是一种快乐、光荣,而中国的技术工人,如果在一线岗位干一辈子,可能连他的家人都觉得他没出息——怎么老在车间干活儿?

 

几十年的功力积累,毕竟非同一般,这也从一个角度解释了德国制造为什么厉害。中国如果不重新树立起工匠精神,就算技术水平超越欧美,最终的产品还是无法超越欧美。所以,包括医药产业在内,中国产业经济转型高质量发展,一手要坚持创新,一手要坚守工匠精神,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还有一个现象,德国政府抛出工业4.0概念,风靡全球,传到中国更是火爆,各领域都在谈。反倒是德国产业界自身,我们却不怎么听到他们谈。当然,医药工业4.0、医药智能制造,作为一种产业发展蓝图、一种解决医药生产质量问题的根本技术路径,舆论上的呼吁、行业间的探讨,都无可非议,也很有必要,怕就怕只有口头上的畅谈,手上却没有动作。

 

我在德国考察,人家基本不谈工业4.0,但他们在做,他们几乎所有的工厂,尤其是规模稍微大一些的工厂,都已经达到或者超过3.0水平,也就是全自动化,虽然暂未达到4.0水平,但他们每一天、每一步都在做往工业4.0水平发展的事,可能5年、10年之后,德国就在全球率先实现了工业4.0。

 

中国产业界喜欢畅谈,但连工业3.0的事还没做,一些工厂也就是机械化加电气化的工业2.0水平;尤其是一些媒体见风就是雨,看到这些就说是“工业4.0”,这并非理性的舆论呼吁。中德产业界在“工业4.0”上不同的行为方式,本质上也是工匠精神的一种反差,工匠精神不仅反映在技术操作上,也反映在心态上,中国产业界心态浮躁。


医药产业由高速度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要摒弃浮躁心态,要坚守工匠精神,要理性的舆论呼吁,更要一天天、一步步地做实事。楚天推动与德国Romaco的技术融合、投资筹建中德创新中心、投资打造智能制造新模式……就是希望通过实际动作,通过积极的努力,最终在发展医药工业4.0、医药智能制造上,真正做成一些事,贡献于医药产业。


面对医药行业今年所发生的一些问题,我相信行业人士都在做深刻的反思,我相信政府和监管部门会陆续出台一些新的政策、方针、路线,解决问题,引导行业未来更健康的发展。通过各个领域的通力合作,我也更加相信中国医药产业会从这次公共危机中找到并转化成下一步发展的动力和机会,谋福祉于民众。

摄影 / 杨赟;编辑 / 张飞